「乾杯!」

「北原社長萬歲!!!」

男男女女的聲音此起彼伏。

喝完杯中的酒,小林杏子拿起清酒瓶又為北原蒼介續了一杯,她的臉蛋紅撲撲的,看上去可愛嬌嫩,似乎也喝了不少酒。

「今天,除了和大家一起慶祝會社上市外,我也想簡單說下我們之後的安排。」

北原蒼介頓了頓,沉聲說道,

「上市只是第一步,橫亘在我們面前的還有許多危機和挑戰。小蘭先和大家說下我們會社的情況吧。」

「海翼~」還穿著緊身職業套裝的北野蘭鞠躬,起身彙報著北原投資的現狀。

幾天前,由於失敗投資朱莉安娜東京項目等原因,北野物流正式併入北原物流內,現如今北原投資株式會社旗下有五家核心會社——

專註於物流市場的北原物流。

專註於文化娛樂市場的北原娛樂。

專註於各類服務行業的北原服務。

專註於高科技產業的北原科技。

專註於金融行業的北原神狼信用金庫。

除此以外北原投資還在繼續進行各類會社的併購和投資,竭力將邊邊角角的行業化整為零,全部整合在一起發展經營。

名下325家不同的株式會社裡,汽車相關的那些會社已經組建起了初具規模的北原汽車雛形!

明年1月,北原物流也將在兩個證券交易所上市!為北原投資繼續擴大資產而努力。

現在北原投資的總資產為3.85兆,其中——

北原投資資產1.25兆。

北原物流資產0.55兆。

北原娛樂資產0.12兆。

北原服務資產0.24兆。

北原科技資產0.19兆。

北原神狼信用金庫資產0.5兆。

其他會社總計1兆。

7017k 司寧難得主動卻被哥哥撞破,不好意思地斂眸,好一會兒才回到粉色被窩,用被子蓋住自己。

小姑娘的香味仍舊縈繞,沒一會兒就睡得香恬。

司隼看到弟弟如此主動也老懷甚慰,感覺很快能抱小侄子的節奏。

司禹則心情複雜得多,他家寧寧喲!嗐,不端莊,不端莊!

……

大伙兒都熬了大夜,睡到大中午才起床。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還沒恢復意識呢,就有人登門拜訪了。

趙俱復打著哈欠出來開門,卻是他的下屬周康和他的父親周仁。

趙俱復不由得一愣:「你們?」

「領導好,我們來拜年的。」周康有禮貌的打招呼。

「厚臉皮過來不知有沒有叨擾呢?」周仁也笑吟吟的接話。

別人是來拜年的,而且還是他的下屬,怎麼著也該接待的,趙俱復沒有拒絕的道理,笑著把他們迎了進來。

「不好意思啊昨晚熬夜守歲了,家裡人都還沒醒,失禮了。」

周仁和周康有些意外,據他們所知趙俱復的親戚可不多,而且近親全都駕鶴西去,只剩他一人。

現在卻說家裡人沒醒,哪門子家裡人?

不過他們沒把心中的狐疑問出口,周仁還一臉的慚愧:「不會不會,是我們厚顏不請自來,您別介意才好。」

「嗐,說起來周副廠您還是我的長輩呢,直接叫我小趙就行,來裡面坐。」趙俱復把他們帶到客廳。

路過院子的時候,周仁眼尖地看到和隔壁家打通的院牆不由得疑惑。

「唷,上次過來這院牆還沒拆呢,今兒個院牆怎麼就沒了。」

「嗐,方便兩家串門唄,我們現在都在一塊兒吃飯,從大門走太繞了,索性把圍欄拆了。」

「這樣更自在,生活著也更有味道。」周仁認同的點點頭:「鄰里鄰居的就該如此守望相助。」

兩人坐好之後趙俱復給他們端來茶壺的熱水,一邊倒一邊笑著問:「今年沒回老家過年?」

「就幾天的假回到半路就該收假了。」

趙俱復聽了深有同感,看了一眼周康又笑問:「怎麼就你們爺倆過來,你媽媽呢?」

「呃,我媽媽……」周康愣了一下,正打算說些什麼,周仁就接了話。

「她去她姐妹那裡走動了。」

趙俱復不疑有他,畢竟不管哪個時代,女人總能找到各種理由去串門,甭管是遠親戚還是小姐妹,總之過年大伙兒都在比誰更忙。

這周仁家兵分兩路還算好的,有的人家甚至分割三四路人馬去探親呢。

幾人正說著,華木康和牛大叔就散步回來了,沒多會兒趙青葵和華知夏也從樓上下來。

周仁和周康看著這滿堂親戚,不由得呆愣了。

明明……明明趙俱復是孤家寡人,怎麼怎麼會這樣?

「正式介紹一下,這是我乾女兒的外公,她小姨,她哥哥,和她哥哥的師父,也都相當於我的親人。」趙俱復倒是沒藏著掖著,簡單明了地介紹了他家人們。

周康不由得扯了扯嘴角,這小丫頭好厲害的手段。

。九重天界之外,撕殺聲陣陣!

太陰星上卻是迎來一位女子,蘇牧看著那女子,說道:「太陰星君嫦娥,難怪能讓一尊大巫神魂顛倒,也要取九轉金丹,這到底是太陰星君倒果為因呢?還是西王母道友的算計?」

西王母微微一笑,說道:「倒果為因如何,是本宮的算計又能如何?」

蘇牧搖頭苦笑道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六百七十六章太陰星君(三) 百姓們也覺得這個錦王妃,可能想殺大家滅口。

簡直太喪心病狂了。

一個個都做出了堅決不屈服的模樣。

蕭寒崢見火被堆的很高了,才開口道:「錦王妃的親衛伏擊刺殺羿王,想要對我娘和百姓殺人滅口,還勾結匪賊。「

他對着京城的方向拱拱手,「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件事本官一定會上報給皇上,追究到底。」

又和善的對着百姓們說:「只是要勞煩各位一起簽字作證了。」

都已經潑了髒水,當然要坐實。

誰讓錦王妃主動送上門來,他們不做點什麼,也太辜負她來鬧一場了。

正好再送給皇帝一個禮物,讓對方可以借題發揮,整錦王一把。

再到處去大肆宣傳,敗壞錦王的名聲。

得民心者得天下,錦王的名聲以後爛大街了,北疆的百姓們也不會想支持一個這樣的人當皇帝。

梁禹霖俊雅一笑,「本王就來帶個頭吧,還勞煩蕭大人先寫一份大家所見之事,咱們一起作證。」

百姓們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和羿王一起作證,一個個都激動的道:「對對,我們簽字作證。」

蕭寒崢點頭,「好,本官現在就去寫。」

接着轉身進裏面去寫。

阮松靈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看着變得很陌生的羿王,還有這些被煽動起來的刁民,她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更是委屈不已,羿王怎麼能帶頭冤枉她呢。

她眼中儘是委屈的看着梁禹霖,「羿王,我要單獨和你說幾句。」

在羿王面前,她一直都沒有自稱本宮。

梁禹霖立即搖頭,「本王和你可不熟,沒話要和你說。」

他可不想單獨面對這個腦子有病的女人,要是讓孔月蘭誤會就不好了。

阮松靈更委屈,一副被傷到的模樣,「難道你就這樣忘了我?」

梁禹霖聽到這模稜兩可的話,臉黑了黑,「你是錦王妃,本王幹嘛要記住你?」

說完還特意瞄了瞄孔氏,見她沒有露出異樣,這才放心。

阮松靈一直盯着梁禹霖,因此也發現了他說完之後偷瞄孔氏。

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根本難以接受。

於是沒忍住道:「當年你主動救了我兩次,我不信你都忘了。」

聽到這話,蕭母帶着幾分興味的看向梁禹霖。

她現在也反應過來了,感情這女人來找自己茬,並不全是因為兒媳婦,主要應該還是羿王引來的桃花債。

梁禹霖被這一眼看的心裏連連喊冤。

他看着阮松靈道:「本王真不認識你,你認錯人了吧?」

「就算要救,也應該是錦王就你才對。」

他對這個有病的錦王妃,第一印象就是那次宮宴。

之前根本不記得見過這樣的人。

阮松靈更委屈了,「我還未嫁給錦王之前,有一次在河邊洗衣服,衣服不小心被河水捲走,是你讓人幫我撿回來的。」

「還有一次被地痞欺負,也是你讓人幫我將那些人趕走的。」

「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

梁禹霖回憶了下,這才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印象。

他喜歡禮佛,又是親王,只要遇到有困難或者需要幫助的人,都會出手幫忙。

這些年幫過不知道多少人,所以他確實對錦王妃沒什麼印象。

「本王從小就喜歡做善事,不單隻幫過你,更幫過很多人。」

霖俊 「總不可能要讓本王一個個的記住吧?」

婕婷 「所以本王真不記得幫過你了。」

阮松靈見他一副認真的模樣,被打擊得連連退了幾步。

她真沒想到,他竟然真不記得自己了。

她能讓錦王念念不忘寵了這麼多年,梁禹霖怎麼能不記得自己?

她可比孔氏這種下堂棄婦強多的,他憑什麼這樣對自己?

阮松靈一副看負心郎的模樣看着梁禹霖,臉色有些發白,咬着唇道:「你太過分了,我恨你!」

說完更覺得難堪不已,轉身扒開人群就跑了。

跑着跑着,更是忍不住淚流滿面。

她那麼喜歡梁禹霖,他居然這麼過分的對她。

她一定不會放過他和孔氏那個狐狸精的。

至於被蕭寒崢讓人抓起來的侍衛,阮松靈並不是很在意。

反正這種爛攤子,交給梁禹竣來收拾就行。

看着阮松靈這般跑了,不少人都用打趣和探究的目光看向羿王。

沒想到這錦王妃對羿王貌似不簡單啊!

697850cookie-check北原蒼介掃視了一圈,同樣心情激動,站起身拿著酒杯笑道:「這一年來辛苦大家了,沒什麼多說的,今天北原投資上市,今日起,大家都是百億富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gistration option not enabled in your general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