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馬背上,孫月好奇地看着周圍。

他知道洪荒世界,但是從來沒有到過這裏。

「每個人都會在洪荒世界有自己的部落嗎?」孫月問道。

「嗯,我們的信仰之力就是來自這個世界的信徒,信徒生生不息,我們的信仰之力也就源源不斷。」蘇澤說道。

「我也能去我的部落看看嗎?」孫月追問。

「當然啦,不過每個人的部落情況不一樣,只有自己才能找到路。」

這一路過得也算平靜,因此一行人說說笑笑,五天之後就來到了龍澤部落。

部落里其他生靈早就等在外面了。

「蘇大人!」信徒們齊聲喊道。

就連孫宇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震驚到了,看向蘇澤的目光多了些忌憚。

「你們去忙自己的事吧。」蘇澤點點頭。

看着龍澤部落井然有序的樣子,其他人眼中充滿了驚嘆。

畢竟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部落只不過是自己信仰之力的開源,很少有人會耗費精力去管理部落。

「你們跟我來。」蘇澤帶着幾人來到了一間密室。

煉丹室!

「想要找到同樣中層世界的路,就必須要突破到中黃,我現在在天階中期,距離後期只差一腳,如果龍澤部落的實力能夠再升一層,我有自信能突破最後一道坎。」

「不是要提升你自己的實力嗎?為什麼反而要來提升龍澤部落的實力?」小石頭不解。

在他的認知里,一個人的實力依靠的自己,和部落根本就沒有關係。

「因為我自身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巔峰,但是龍澤部落並不能給我提供充足的信仰之力。」蘇澤解釋道。

儘管依舊雲里霧裏的,但是並不妨礙大家不斷驚嘆。

因為這裏的東西實在是太齊全了,各種草藥法器,而且很多都是奇品。

這其中還有一些是蘇澤從系統那裏得到的。

「運傑,這些天就辛苦你好好煉丹了,我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完成突破。」蘇澤說道。

「我和你一起去,我現在實力很不穩定,需要好好練練。」孫月立馬說道。

「沒問題,小石頭你留下來幫我打下手吧。」運傑點頭。

洪荒世界雖然危險,但是在部落附近還是挺安全的,蘇澤帶着孫月和孫有道,很快就找到了一出合適的地方。

「爹,你去過你的部落嗎?」孫月忽然問道。

「去過一次,但不是這樣的情景,也許不久之後我會再去一次,看看能不能做出一些改變。」孫有道若有所思。

從前他一直放任信徒不管,直到他們聚成部落,對於那些生靈來說,聚成部落應該經歷了很多困難吧。

「若是有需要,可以去找澤恩。」蘇澤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對於蘇澤來說,從中期突破到後期,根本不需要耗費太大精力,不過是半個時辰就成功了。

「你現在還沒有完全熟悉自己的力量,讓孫月和你練練吧。」孫有道對於蘇澤能夠這麼快就突破並不驚奇。

孫月也早就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不得不說後期確實比中期強上許多,更夠更加自如地運用信仰之力。

看着孫月外放的信仰之力,蘇澤忽然靈光一現。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第一次對抗孫宇的時候,情急之下竟然讓信仰之力釋放出來了。

或許現在也能嘗試一下?

「孫月,信仰之力到底要怎樣才能釋放出來?」嘗試了幾次無果之後,蘇澤主動問道。

「我也不知道,自從吞下妖丹之後,我好像和體內的信仰之力有了更多的溝通,我想讓它們釋放它們就釋放出來的。」孫月看着自己的雙手,也是一臉茫然。

跟信仰之力溝通?

努力感受着體內的信仰之力,蘇澤還真找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出來吧。」蘇澤低喃道。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信仰之力竟然真的附着在蘇澤的拳頭上了,儘管相比孫月並不明顯,但確實是成功了。

蘇澤嘗試着揮舞拳頭,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強大了不少。

「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天階後期就能外放信仰之力的人。」孫有道在一旁說道。

「還是太弱了,這些遠遠不夠。」看着沒過多久就消失的信仰之力,蘇澤搖了搖頭。

這還遠遠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之後的三天時間裏,蘇澤和孫月切磋了無數次,修為修鍊穩定了下來。

。 論資歷,白遠梅在他們三個長老面前就是後輩,平日里見了他們,都得恭恭敬敬的,看他們的臉色。

也就不怪范同生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秦舒對此並不意外,神色不變地看著他,說道:「白遠梅有個最大的優勢,是你們三人都沒有的。」

這句話,讓范同生稍微收斂了表情,下意識地問道:「是什麼?」

「白遠梅之前一直跟著潘中裕,協助他辦事。她很清楚身為國醫院的副院長,要做哪些事情。而且,她在這方面的經驗,遠超你們三位長老。這是她最大的優勢,也是沈院長一定會選她的理由!」

秦舒篤定的語氣落下,范同生臉上的最後一抹輕蔑也消失不見了。

他終於正視起眼前這個原本沒讓他放在眼裡的女人,問道:「你有辦法對付她?」

秦舒回了他一個字:「有。」

范同生眼裡一亮,語氣多了一絲急切,「怎麼做?」

「不急。」秦舒卻淡然得很,視線掃過放在試驗台上放著的筆記本,大致掃了一眼上面的內容,眼裡頓時流露出一絲興味,說道:「你這是在研究骨髓培育?都已經進行到最後一步了啊,不如我先幫你把實驗做完。」

「你……」

一秒記住https://m.net

范同生下意識地想嘲諷她,這個實驗難度,可不是她一個剛進國醫院的三等院士做得來的。

但對上那雙淡定自若的眸子,他鬼使神差地把話咽了回去,點頭,「好、好吧。」

正好讓他看看,這個「元落黎」到底有幾分真才實學!

秦舒對醫學實驗向來有濃厚的興趣,白遠梅那邊她已經有了計劃,自然不著急,便把心思放在了眼前的實驗上。

這個骨髓培育試驗,讓她聯想到了之前韓夢雙腿恢復行走能力的事情。

正好范同生又是燕景安插在國醫院的人,沒準兒韓夢的腿就是他給治好的?

秦舒心裡產生這個猜想,並沒有影響到她專註的進行實驗。

范同生全程都在關注她的表現,最後不得不承認,自己實在是低估了眼前這個叫「元落黎」的女人。

她的能力,不在自己之下!

時間在寂靜的實驗中一分一秒的過去。

入戏痴魔已成疯 最後,在秦舒的幫助下,范同生順利完成了整個試驗。

這最後一步可是困擾了他大半個月了,卻被新來的三等院士給完成了!

燕大少派來的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

范同生此刻心裡既興奮,又難免有些複雜。

自己身為國醫院長老,竟不如一個年紀輕輕的三等院士,真是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啊。

不過轉而想到這個女人是自己的同伴,有她的幫助,自己這次一定能穩坐副院長的位置。

他頓時就把心裡那些多餘的想法拋到了腦後。

他草草寫完了實驗報告,迫不及待地朝眼前的女人看去,問道:「你還沒告訴我,你打算怎麼對付白遠梅?」 盛夏這邊還在為合作的事情煩惱,那邊就已經接到消息說張家已經和風語公司合作了。

風語公司盛夏也聽說過,也是最近新開的,不過聽說很厲害,挖過去的人也有一些是有名氣的。

盛夏也知道公司剛起步的時候有些困難,現在她就面臨着這樣的問題。因為沒有名氣,所以投資商也很少。

盛夏在辦公室里和許主管討論問題的時候,小涵敲門進來了:「夏夏姐,Dr集團要和咱們合作了,咱們有希望了。」

盛夏擰了擰眉頭,她自然清楚Dr集團是什麼來頭,那不是沈恪最近接手的公司么?他怎麼好端端的要和自己合作了?

不要多想盛夏也知道這其中的原因不簡單:「Dr集團什麼時候往這方面發展了?」

許主管有些心虛的搖搖頭說:「不清楚,只是聽說前陣子他們就開始在找合作對象了。」

盛夏皺眉,但她也沒拒絕,畢竟是找上門來的合作方,她怎麼捨得拒之門外呢?

「Dr集團那邊怎麼說?」盛夏問。

小涵激動的回答:「他說需要一份咱們這邊的材料,看看咱們的藝人是不是有那個資格能夠讓他們來合作。」

盛夏頷首:「知道了,資料我會親自整理的,晚點我來處理。這件事暫時不要讓他們幾個知道了,暫時先瞞着吧,免得擾亂了他們訓練的計劃。」

公司才新開不久,能簽下幾個大學生已經是很不錯的了。盛夏之所以想往這方面發展完全是不想靠着言景祗!她想救爸爸,但是她也很清楚就憑着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她只能努力的讓自己強大起來,這樣才能不讓爸爸失望。

小涵走了之後,盛夏問身邊的許主管:「Dr集團和咱們合作,這件事你有什麼想法?」

盛夏剛招人的時候,許主管是第一個來的。正好她在這方面有經驗,和盛夏又是差不多的年紀,兩個人很聊得來。那時候盛夏沒想那麼多,只想着自己身邊缺人。

許主管仔細想了想說:「不管Dr集團是什麼目的,對於我們來說是一件好事。有Dr集團的幫忙,興許三個月後的比賽就有希望了。」

盛夏深吸一口氣說:「希望能和你說的一樣吧,這次的教訓不會再犯了。Dr集團能不能和我們合作還得看呢,你先出去吧,我整理一下材料。」

公司剛起步,裏面的人也不多,所有的事情都要盛夏親歷親為。

傍晚的時候,盛夏還在處理著事情,忽然接到了來自言薇的電話。自從上次跟着言薇一起去了老宅之後,盛夏現在都怕來自言薇的突然關心。她總覺得言薇沒安什麼好心,就連言景祗都說讓自己少跟言薇來往。

現在看見言薇的名字在看跳動着,盛夏在猶豫着要不要接電話。

連續打了幾個電話后,言薇好像是知道盛夏不接索性沒繼續打。還沒等盛夏鬆一口氣的時候,言薇已經上來了。

。 三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間便已經來到了一間泛著金屬光澤的大門前。

趙小龍上前進行了一系列的身份識別,那門方才緩緩打開。

呂方雖不懂這裡面到底蘊含了什麼高科技,但卻知道這門的安全級別肯定比刑大檔案室那門要高。

門打開后,眼前是一條甬道。

「還是把行頭穿上吧。」趙小龍從門口一個柜子里取出了兩套防護服,遞給王濤和呂方后他自個兒又取了一套。

三人迅速將防護服罩上。

王濤忍不住打趣了一句:「你們這些搞科研的效率著實不咋地,這麼多年了,還沒將進化的根源給找出來。要是我們辦案也是這效率,老百姓早將警察局的樓給拆了。」

「呵呵!」趙小龍懶得理會。

呂方忽然心頭一動,忍不住問道:「趙哥,你們是怎麼研究這些進化生物呢?」

稱呼上少了個「大」字,關係彷彿拉近了許多。

或許是這個問題並不涉及什麼秘密,趙小龍當即說道:「主要是研究生物的基因鏈,找出引起進化的突變片段,然後對其進行破譯,以研究其本質。當然,也附帶一些其他研究,比如化驗進化生物體內的成分,比如激素分泌、細胞結構等。」

「哪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發現呢?」

「沒有!」趙小龍回答的很乾脆。

呂方嘴唇翕動了一下,他想將「進化因子」這一概念傳遞出去,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不是他捨不得與別人分享,他巴不得人類現在已經發現了進化因子,甚至能夠批量生產更好。

這樣他就能走得更遠。

但通過趙小龍剛才的那番話,幾乎可以確定人類現在還沒有辦法提取出進化因子,甚至連檢測出進化因子的手段都沒有。

自己能說什麼?難道提出一個「進化因子」的概念就能幫助這些科研人員取得突破?

進化因子是怎樣一種存在?分子形態?原子形態?亦或者更微觀的粒子?

呂方自個兒都不知道。

基礎科技的欠缺,註定了這不是一個理念就能帶來突破的。

自己真說出來了,除了影響科研人員正常研究之外,不會有任何的作用。

719700cookie-check因為按照他們的速度,恐怕需要一個月才能抵達目的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gistration option not enabled in your general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