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薛維上空直接出現了一個巨大金色法陣。

一道道金色光暈不斷暈染著。

八扇巨大的大門虛影從空中猛然降落,以八扇門為為中心紛紛射出一道金光組成了一個玄奧無比的法陣。

九個人臉色紛紛一變。

可是等感到他們反應過來,早已經被八門金鎖陣給固定住。

薛維身影一閃直接離開了陣法的範圍。

「好了,圖蒙,我們後會有期,我相信我們很快會在見面,只是不知道下次在見面的時候,你這條胳膊還能不能保得住!」薛維冷笑道。

說罷,薛維便直接朝著燭龍坊的城鎮衝過去。

八門金鎖陣只能維持五分鐘,絕對不能有絲毫的耽擱!

「該死!該死!又被這傢伙跑了!」圖蒙怒吼著。

孤鱼 中年人臉色也是無比陰沉。

作為一個九魂聚靈強者竟然會被一個小娃娃給陰了?。 權佑錫額角緊繃,嘴角不自覺的抽了一下,「你一時沒女人活不了?」

四樓的女孩子輕輕一笑:「紹凜你就別戳錫哥心窩子了,誰不知道錫哥是鋼鐵直男,沒有女孩子要的。」

權佑錫惱怒,瘋狂打字:「你信不信我娶了你?!」

故事还长 二樓顏紹凜無恥低笑,「呵呵……」

孤鱼 四樓:「錫哥饒命,錫哥威武小女子甘拜下風!」

也許是礙於傅明靨這麼個生人在場,幾個人都沒有開麥,也方便了傅明靨,畢竟他們要是聊得熱火朝天,該尷尬的就是她了。

看樣子這四個人應該關係很好。

一直沉默的三樓野王幫四樓妹子BAN了一個東皇太一,這就很玄妙了,一般野王和輔助位都關係曖昧,看來這兩位也是自家帶的野王和瑤妹。

傅明靨挑了挑眉,曖昧一笑。

四樓接着又BAN了一個鍾馗,輪到傅明靨,傅明靨看着對面把蔡文姬李白和瀾都BAN了,自己BAN無可BAN,於是BAN了一手權佑錫預選的小魯班。

權佑錫抬頭看了她一眼,傅明靨無辜的蹙眉,低頭看了一眼屏幕,狀似驚訝道:「抱歉,我沒注意。」

權佑錫知道她在報復她,對她使得幼稚小手段無可奈何,嘆了口氣,「以為哥哥我除了魯班不會別的了嗎,射王知道嗎?!」權佑錫一臉驕傲,掏出了馬可波羅,有順便向傅明靨秀了一下勝率85%的輝煌戰績。

二樓:「錫子掏出馬可,這把可以躺了。」

四樓:「今天怎麼勝負欲這麼強?」

權佑錫:「你們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輪到二樓再選,二樓看着對面選了不知火舞,掏出了諸葛亮。

一直遵循沉默是金法則的野王爸爸拿出了預選第一位的鏡,四樓妹子當然毫無疑問的選擇瑤妹。

對面的五排車隊已經選完了陣容,上單亞瑟中單火舞射手后羿,打野韓信和輔助牛牛公主。

輪到傅明靨,傅明靨看了眼自己的英雄池,她不是主玩上單的,所以會玩的坦克不多,勝率也不高,她壞壞一笑,拿了個勝率最低的小金金。

眾人看見她選的程咬金都沒什麼反應,傅明靨故意像權佑錫一樣秀了一下戰績,勝率21%

權佑錫:「??」

二樓:「……」

四樓:「!!」

一直不說話的三樓也出了聲,「在塔底下待着別動!」畫外音,別送人頭就行。

對她的容忍度也不是一般的高了。

權佑錫終於忍不住對旁邊的傅明靨說道:「兄弟你是帶着任務來的?還是對面請的演員?」

傅明靨也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太好,即使對權佑錫有意見,也不該影響其他三個人,於是乖乖道:「你放心,我不出塔只清兵線……」

戰鬥已經打響,瑤妹跟着野王爸爸一起進了野區,傅明靨大搖大擺的掄著鎚子去了上路,三十秒后……

fi

stblood!

傅明靨看了眼黑掉的屏幕,委屈的解釋道:「我看他殘血就想收割一下……」結果讓塔打死了。「小如?小如醒醒啦!」魔尊一把將小如從床上拽起來。

「嗯?什麼時辰了?」小如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尋找著窗戶。

不過小如掃視了周圍一圈,黑漆漆的,完全不見太陽。

「子時了!你還不快起來!……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八十九章我又來了 天將明,夜晚的滂沱大雨早已不見蹤影,帶著晨曦的一縷霧氣逐漸出現,沈千輕站在門口,此刻她一襲黑色剪裁西裝,手臂上戴孝。

陸辭已經請好假期,這段時間準備好好的陪伴她。

慕榕也穿著一席黑色的衣服出現,雙眼通紅,而徐司站在一旁陪伴著她。

「千輕……」慕榕跑過去緊緊的擁抱住她。

沈千輕已經接受了事實,緩緩的撫摸慕榕的後背,「乖,都會過去的。」

此刻霍雲祁和江闌之也一襲黑衣到來了,整個靈堂之中無一不透露出令人窒息的感覺。

沈千輕原本的打算是今日一過她就……將她母親火化,她母親在這裡並沒有親人,當年為了嫁給沈泓博傻到與全家人斷絕關係。

之後她回帶著這個骨灰歸到屬於她母親真正地方去。

陸母也著一身黑衣面帶悲傷的走了過來,「千輕……以後有什麼困難就來找陸阿姨。」

沈千輕點頭,「多謝陸阿姨,我會的。」

來的人本身也不多,程宴站在門口遲遲不敢前進,他知道沈千輕的底線可能就在這裡了……

若是他真的一腳踩進去了,那麼他才是做了真正的錯事,今日他就想站在這裡遠遠的看著她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的,他也不敢有過多的肖想,程宴酸澀的雙眼微微向上抬起。

若是真的有靈……那麼他相信她母親也會看到她所作的一切。

程宴這一生從不相信鬼神……

來的人並不多,沈千輕看著這一幕很是心酸,為什麼事情就到了這個地步……為什麼她的母親會死?

她從來都是睚眥必報的,傷害她身邊的人,她定然不會放過。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中午,沈千輕讓他們先去吃飯,「我……下午就要火化了,我想多陪陪她,你們先去吃飯吧,我吃不下。」

這個時候他們也不好再這裡耽擱了。

「好,我們先去了,你趕緊過來,我們在那邊等你。」慕榕不舍的走了。

陸辭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吧,把你想說的還沒有說出來都說完吧。」

沈千輕獨自一個人走到冰棺前,雙眼早已流不出淚水,「媽媽……我一直都沒有捨得告訴你,我真的很愛你!很愛很愛!

我雖然出生在一個父親不愛的環境之下,但您一個人給足了我想要的母愛。

您是那樣的溫柔,是這個世間配不上乾淨純潔的你,您……這樣去了也好,可惜生前您沒有享受到過多的快樂。

之後……我就把您的骨灰交還給外公外婆身邊,您和他們老人家作對半輩子,這時恐怕他們二老還不知道您的消息。」

沈千輕凝望著那張黑白照片,伸手慢慢的撫摸上去,雙眼帶著不舍和思念,「媽媽,您一路走好!我……一定不會放過傷害你的人!一個都不會!」

又接著道,「以後啊,就不會有人再給我織毛衣,再也不會有人給我講故事,我也吃不到……屬於媽媽做的飯菜!」

這一次雙眼流露出來的不是淚,是血!

沈千輕卻不在意,看著那張女人溫柔至極的模樣,有些不忍心把話說重,「你之前不是答應我的嗎?你說你會努力活下去的!你也答應大寶了的。

你也說你會看著我幸福的,這是你自己說的,你看看你這次又食言了!你又要拋棄我了!以後……我就真的沒有媽媽了。」

程宴牽著大寶的手,站在她後面靜靜的聽著她說完,此刻程宴心宛如刀絞!

從皮肉到四肢百駭無一處不傳來同感,濃濃的無力感湧入心頭,這一次他是真的沒有辦法!

明大寶也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緊緊牽著程宴的手,小小的臉蛋兒上露出了悲傷。

淚水不斷往下,如決堤的水壩一般,彷彿停不下來。

「媽媽……」

沈千輕還以為自己一些幻聽了,緩緩轉身,看到程宴和大寶二人就這樣站著她面前。

程宴有些哽咽的開口,「我……我把大寶給你送過來,我能不能給伯母上一柱香?別但心……這裡只有我和大寶。」

程宴經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早就派人把這裡保護好了。

若是這邊再出什麼事情,那他就真的是萬死難辭其咎。

沈千輕凝望看著他,突然之間就有些不忍心了,錯的人是她沈千輕,是她沒有做好自己的事情,也是她沒有保護好自己的母親,說到底程宴到底做錯了什麼?

但是……若是當初認識的人不是她,那麼他妹妹可能就不會死了。

當初那輛車子是她的,她剛好要開出去飆車……明明她才死該死的人!

「嗯。」沈千輕點頭。

沈千輕緩緩蹲下來,大寶撲到她的懷裡面,「媽媽……是不是以後大寶就看不到外婆了?嗚嗚嗚嗚……」

再堅強的大寶不過也是一個孩子,剛剛不過都只是強撐著,就在昨天晚上他甚至還為了訓練急急忙忙的就掛斷了視頻,一想到這裡大寶還有懊悔之意。

沈千輕撫摸他的腦袋,咽下口水,「以後……外婆就在天上看著我的大寶成長,外婆會保佑大寶的,大寶不要自責好不好?要堅強一點!」

大寶抽噎,淚水滴落在沈千輕的肩頭,「可是……以後媽媽就沒有媽媽了!媽媽會很傷心的,媽媽沒有了媽媽,以後就不像大寶這樣撒嬌,做錯事也沒有人會包容了。

大寶是替媽媽在傷心!」

沈千輕已經哭不出來了,能流出來的都是血,也許是母子連心的原因吧,大寶可能也感受到她的難過和悲傷了。

程宴點香的時候莫名一愣,原來母子連心是真的?

這個時候他還是很慶幸他昨晚得知消息的時候就把安排了大寶過來。

「大寶真乖,明天和媽媽一起去一個地方可好?」沈千輕不斷的安撫大寶難過的心情。

大寶點頭,聲音還帶著濃濃的鼻音,「好。」

程宴在這邊虔誠的上完香之後就準備離開了,「這幾日大寶也交給你了……你要是有時間的話,我們一會兒就能去把離婚協議半了。」

沈千輕無奈的笑道,她這終於也算得償所願? 前線之中,自石城而出的兩萬餘人一字排開,層層遞進,他們的目標都是長眠山,那邊則是戰線的最前沿。

雖說他們這兩萬餘人目標都是長眠山,但長眠山大,他們需要分散到各個節點,也就是說上山的位置並不相同,這也是他們路線不統一的原因。

他們現在處於的位置是偏向人域這邊,儘管如此,已經開始能遇到各種異族了,更何況是最前線。

但最前線的戰況雖然會比這邊激烈,但也少了一些暗殺騷擾,大家都是兩軍對壘,互相衝殺。

而能來到他們這邊的異族,肯定都是精銳,修為最低也不會低於出塵境,甚至有一部分化海也會滲透過來。

至於為什沒有天象,那是因為天象無論是人域還是異族,都能算得上頂尖戰力了,死在這邊太過不值得。

而上三境想要過來,那被發現的風險則會大大增加,而且一般上三境的人偷摸過來,真的容易被集火。

長眠山前,一道暗紅色的血河橫貫東西兩側,河中的水呈暗紅色,那不是天然的,而是真正的血水。

血河對岸,一處邊角之地,此時一身黑袍,放蕩不羈的蕭鳳山手執長刀,渾身上下燃燒這清冷的火焰,臉上爬滿紫色紋路,一身氣息縱橫天地,而他身旁則是一位青衣長衫的秀氣男子,手中一柄窄劍輕鳴,道道劍意四散,尋常化海之境根本近不得身。

「蕭兄,好久不見,別來無恙?」俊秀男子輕笑道。

聞言,蕭鳳山則是切了一聲,有些嘲諷道:

「堂堂地榜第二,今天怎麼這般狼狽?瞧瞧你著劍氣,軟趴趴的,咋地,在哪個婆娘肚皮上浪費氣力了不成?」

對此,一旁的俊秀男子額頭之上不由的泛起了黑線,甚至青筋暴起成井字狀。

此人正是當日夏凡等人剛入不祥之地就被唱名之人–萬劍山卜玉。

「蕭兄這般說,要不將這些雜碎都交給你?正好我最近打得有些累了!」卜玉輕聲道。

而此時倆人身前不遠處則是橫絕六道身影,四名高百米的巨獸,還有兩道人形異族,一男一女。

男人扛着一柄巨大骨刀,身形高兩米,漆黑色的戰甲覆蓋全身,甚至關節出還有道道骨刺延伸出來。

女子則是墨綠色的頭髮,就連瞳孔也是墨綠色,皮膚雪白如玉,面容清秀,頭生雙角身後還帶着一條如蠍子一樣的尾巴,其末端的鈎子閃著寒光。

異族王族-靡鄂,勾魄女。

這六道身影都散發這天象境的氣息,尤其是前面兩道人影,還是那戮天榜上之人,異族一方的年輕一輩。

If you have any kind of inquiries concerning where and just how to make use of 孤鱼, you can call us at the web site.

697050cookie-check當所有人彙集的剎那,薛維猛然調動靈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