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秦閥來說,秦風帶來的威脅,甚至比匈奴和突厥還要可怕!

就連在民間,秦閥也最大程度封閉了百姓們能夠得到的關於秦風的消息。

可以說,秦閥雖然戰敗了,但依舊在不遺餘力的打壓秦風。

秦風卻根本就不關心這些,雖然也很擔心北境的情況,但如今,他身份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自己不再是天策戰神,而是一名修仙者!

自從修行了九轉神龍決之後,秦風隱隱明悟了一些關於天道的東西。

修行之人,與天爭,與地爭,但唯獨不會去理會世俗之間的爭鬥。

這是修仙,和武者之間的本質區別。

修仙,求的是長生不死,飛升得道!

而不是為了世俗之間的利益盈盈計較。

所以,每當秦風看到電視上關於北境的新聞時,都會格外的糾結。

三天之後,秦天問離開了帝京,王族立即放出一道消息,不僅會派十萬大軍增援北方,而且會讓帝都總督陳浩來接任秦君臨的在北境的一切職務。

聽到這消息,秦風錯愕不已。

他猜測到王族不可能繼續讓秦君臨這種毫無指揮才能的廢物繼續來擔任北境最高統率。

但是讓陳浩過去接任,似乎也有些說不過去了?

不是說秦風看不起陳浩,事實上,陳浩性格穩重,比絕大部分將領,都適合擔任北境最高統率。

只是陳浩擔任帝都總督多年,對北境早已經不再熟悉,現在匆忙過去,如何能適應得了眼下的形勢?

這才是秦風認為的問題所在。

不過,他也沒有資格出來點評什麼,想到這裏,秦風自嘲一笑,關了電視,自顧自的繼續在院子裏修行了。

這些天時間,秦風基本都不怎麼出門,有了葉輕眉拿過來的錢財之後,他買下了一座別墅,大部分時間就在別墅里坐定修行。

修仙和習武不同,只需要有一個地方能夠打坐修鍊就行。

他一整天就這麼盤膝坐在院子裏,感悟著九天神龍決中的種種奧秘。

不得不承認,這是秦風所見過的最為高深玄奧的功法,已經完全脫離了武學的範疇,吐息之間,就能吸收天地靈氣,將其轉化為自身的力量。

神遊虛空,感受天地玄妙。

不過秦風也意識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自己所在的這個地球,靈氣並不是想像中那麼龐大,這就使得自己踏入築基境界之後,境界提升的速度越來越慢!

忽然之間,秦風想起來自己之前去過的亞特蘭蒂斯。

相比外面的世界,亞特蘭蒂斯似乎更似乎修仙!

他頓時有些心動起來,不過考慮到目前的情況,暫時壓制了前往亞特蘭蒂斯的念頭。

不過就算如此,隨着這些時間的苦修,秦風的提升也非常巨大,修為已經來到了築基第二重!

達到築基境界之後,就可以辟穀了,完全不需要在吃喝拉撒。

不過秦風還是像普通人一樣,陪在自己的妻子身邊,每天三頓照常進行!

隨着危機被一個個解除,如今秦風倒是沒有了什麼麻煩,和妻子母親,還有岳母,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日子簡單而開心!

對此,秦風非常的心滿意足。

多年征戰下來,早就讓他身心疲憊,後來為了救允兒,更是東奔西跑,跑了大半個世界。

難得停下來休息,秦風現在只想安靜的享受這份來之不易的生活。

隨着王族的命令下達,也在民間再次掀起一陣狂潮。

得知帝都總督將要親自前往北境坐鎮之後,網絡,論壇,媒體上,再次紛紛議論起來。

「陳浩,帝都總督,這次不知道能不能力挽狂瀾?」

「再怎麼樣,也要比秦君臨那個廢物來的強把?」

「沒錯,我相信陳浩大帥,這次一定要把匈奴和突厥人趕出我們大夏!」

「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

。 洛雲音微頓,看了過去,然後就看到小師妹的額頭已經紅了一塊!

洛雲音:「……」

枯花仍未死 她心虛的笑了笑,然後把給奚淺準備得保命的東西一股腦的塞給她,嘴裏還說道,「這些都是能救命的,你別捨不得用,用了師姐再給你弄新的。」

奚淺心裏一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師姐,我不會捨不得的。」

反正她師姐離開,高品大仙尊,是九嶷山和琉璃天宮的主人,一個收藏仙界沒幾人比得過的土豪!

看到小師妹眉眼彎彎,洛雲音也笑了,她拍了一下奚淺的頭,寵溺的說道,「乖,用完了直接給師姐要!」

「嗯嗯!」

「對了,你剛才是在想什麼?」她還記得剛才師妹走神的事情。

主要是有預感和自己有關。

奚淺眉頭蹙了一下,「我是在想千韻芝的事情,師姐,閆旭大哥說她和你,還有花之域的月西樓前輩是好友,但是……」

後面的話奚淺遲疑了,她總覺得說出來師姐會失望。

但顯然洛雲音已經知道了,在收到了師妹的傳訊后,她就聯繫了閆旭,自然是知道所有的事情。

「她現在和以前相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的千韻芝,不是這樣的,她灑脫,她心懷浩然正氣,她豁達,和閆旭可惜算得上是神仙眷侶,可惜……」洛雲音的眼裏閃過嘆息。

隨後是複雜。

「你應該也聽閆旭說過,她以前是怎樣的一個人,閆旭雖然有些情人眼裏出西施的心裏,但他絕對沒有誇大!」

之後,洛雲音看着前方,眼裏閃過回憶,當時封瑾修輪迴,中天界被封印,整個仙界,就知道東南西北四天界!

東天界的華霄門有鶴羽塵,西天界的九嶷山有她,南天界的花之域有月西樓,北天界的星河落九天有千韻芝。

四人是競爭對手,互相看不順眼,但是,從某一方面來說,他們又是惺惺相惜的朋友。

特別是她、千韻芝還有月西樓。

「其實,當時韻芝沒有成功成為星河落九天的少主,除了星河落九天有人作祟之外,還有一個人的原因。」洛雲音說道。

奚淺眼神閃爍,看着師姐,「是華霄門的鶴羽塵前輩!」

「不錯,和他有很大的關係,他動手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千韻芝和我交情甚篤,我成為九嶷山的掌權人,千韻芝就絕不可能是星河落九天的少主,不然聯合起來,對他的威脅十分大!」

至於花之域,月西樓和她們兩個關係都不錯。

之後,洛雲音又說一些她和鶴羽塵的恩怨,其中就包括奚淺和封瑾修偶然來到仙界,她不能出現的那一次。

總而言之,就是告訴奚淺,華霄門和九嶷山的關係,如履薄冰!

「我明白了師姐!」奚淺認真的點頭。

「嗯,你明白了就好,還有,我想告訴你的是,關於千韻芝,如果再次遇到,你別管,交給閆旭去處理,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千韻芝,她復活的秘密究竟是什麼,總會有揭曉的一天,當然,如果她對你不利,那就不必客氣!」洛雲音說道。

千韻芝是她朋友,但同時,淺淺是她唯一的小師妹,再說了,她可不認為,此時的千韻芝,是彼時的千韻芝!

奚淺點頭,「她上一次有些厚臉皮,想要逼我們幫忙,但是她只是做夢罷了!」

且不說九御,就是饕餮,千韻芝也不敢有多餘的動作。

「之後我再遇到她,她不做什麼就算了,如果有問題多餘的動作,我不會客氣的。」她本來就不是什麼心軟善良的人。

「嗯。」

外面,九御發現奚淺一直沒出來,臉色越來越臭,饕餮饒有興緻的看着,突然覺得有些開懷,想笑。

但是他忍住了,他怕有人發飆。

九御沒好氣的瞪了饕餮一眼,「忍忍忍,總有一天會把你忍得臉抽筋!」

饕餮:「……」九御這突如其來的騷操作,還真的讓他嘴角差點抽筋。

九御翻了個白眼,轉身對上一張面無表情的臉,她繼續毒舌,「還有你,整天板著一張臉,別人欠你錢?靦腆,死魚臉!」

說完,轉身消失。

陌顏……

他都覺得有兩分無語。

果然,人事會降智,而降智的原因,千奇百怪,九御難不成是許久沒有見到明奚淺的原因?

明奚淺還有這個作用?

陌顏表示不理解!

奚淺出來,沒看到九御,心裏還有些詫異,她以為會面對九御那張快要爆炸的臉呢。

「饕餮,九姑姑她呢?」奚淺心裏疑惑,就問饕餮。

「負氣離開了!」饕餮言簡意賅!

「負氣?負誰的氣?誰還能給她氣受?」奚淺表示想不通。

饕餮沒多說,搖頭,「不知道。」

奚淺沒看到九御,也就不管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宮殿裏,然後就看到守在外面的北斗七星親衛。

「天樞,你們這是做什麼?」

「少主,您是不是要離開了?」天樞肯定的看着奚淺。

「……你們怎麼知道的?」她就告訴了師姐,其他人都還沒說,原本打算偷偷的走的。

天樞七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除了他們七個,另外那些親衛沒出現。

北斗七星親衛,其中有三個女子,四個男子,天璇、天璣、搖光是女子,天樞、天權、玉衡和開陽是男子。

「少主這是不打算帶我們一起!」天璇抿了一下嘴角,少主肯定是嫌棄他們的修為低微。

另外的六人也是如此想的。

如果奚淺知道他們心裏的想法的話,肯定會大喊冤枉,她一個金仙,去嫌棄仙尊,還是高品仙尊,她又不是腦子被驢踢了。

她就是覺得現在和饕餮還有九御一起,不方便帶他們,萬一出了一點什麼事情,後悔都來不及。

她眼裏的為難天樞七人都發現了,七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奚淺嘆了口氣,「你們也知道,我身邊有饕餮,有個陌顏,還有個不知深淺,隨時可能爆炸的九御,如果有個萬一,我們就全軍覆沒了!」

天璇抿了一下嘴角,「既然少主的處境如此危險,我們不在你豈不是更加的孤立無援?」

。 秀,秀智商?

林倩被喬音這句話激到,氣得瞪大眼睛:「什麼秀智商!我怎麼可能派人去做那麼幼稚的事?你肯定是認錯人了。」

「可人家都已經親口說了是你指使的。」喬音睜着眼睛說瞎話。

林倩氣不打一處來,那女人竟然賣她!這錢不想要了?

「反正不是我!」林倩掛斷電話,不想和喬音說話。

喬音瞥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通話已結束,攤了攤手。

真是無趣。

此時的林倩已經在顧家氣到炸裂,看見房間里的任何一樣東西都想要動手砸掉,但又想到顧松這裏的東西幾乎沒有什麼是她能夠賠得起的,最後沒有動手。

此時她的手機里來了一條短訊。

她煩躁地拿起來,本以為是什麼詐騙或者垃圾短訊,卻發現陌生號碼的下面內容里寫着一行字:「林倩,合作嗎?」

她眯起眼睛,有些疑惑。

知道她的手機號,並且在這個時間點問自己合不合作,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可是……這人究竟是誰?要和她合作做什麼?

她鬼使神差地回了消息。

「你是誰?」

那頭很快回復:「林星。」

喬音回家的時候正好遇上陸母回來,她似乎是剛和陸娜談完工作,剛到家門口。自從上次陸老爺子說不要把不相干的人帶回來,陸母就沒有再敢和陸娜在家裏談過工作了。

714060cookie-check秦閥的人第一時間就站出來阻止,全力勸阻國王不要重新啟用天策戰神,為此甚至不惜威逼利誘,阻止那些朝堂大臣們的想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gistration option not enabled in your general set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