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個張凡,眼裡目光凜然,這種目光似乎只有官場上的大官才有的。

而出自於一個小村醫之眼,就有些令人震驚了。

不過,不管她怎麼樣,張凡的目光卻是穿透她的胸膛,引起了她內心一陣震顫!

那是一種雄性威武的氣勢。

而她,不自覺地感受到威嚴有迫力,內心中柔弱的一面佔了上風,竟然隱隱地產生一種在他面前跪伏的衝動!

從未有過的新奇感覺!

她此前一直在政壇上順風順水,雖然有時要對上級巴結屈服,但絕大部分時間,享受的都是別人在他面前跪伏的得意感。

怎麼突然之間……對這個小村醫產生了如此奇怪的想法?

她暗暗罵了自己一聲「賤」,然後輕輕問道:「你確信?」

「我已經確診。」張凡同情地微笑著,繼續往外走,邊走邊道,「請你儘快去醫院,晚了的話,你們母女……你跟你女兒一樣有生命之虞!」

管卿蓓下意識地伸出手,挽住了張凡的胳膊:「張先生,請留步!」

張凡胳膊上有些受不了,回身道:「我很忙,外面有幾個診約,改日吧。」

大地兽皇 「張先生,」管卿蓓不得不屈尊相求了,「張先生,耽誤你一點寶貴時間,可以嗎?」

她雖然是懇求,但臉上隨即現出一抹微笑,微笑里有自尊有威嚴,甚至透出一些曖昧。

女人的表情,五彩繽紛。

隨便拿出一種來,可以當做擊倒男人的利劍。

張凡很「為難」地點了下頭,返身回來。

張凡隨在她屁股后,走進一間書房。

古色古香的,牆上名人字畫,桌上筆墨紙硯,顯得很文雅。

坐下來之後,管卿蓓笑眼細眯,「你說的癥候很準確。既然看得這麼准,治療方面是不是也很有把握?」

「你這個病乃是用心太多思慮過度所致。官場嘛,費心勞神,這也不奇怪。」張凡正面回答她的問題,「我剛才只是初步診斷。伸出手來,我給你把把脈。」

她把乳酪似的玉腕伸出來,平放在桌上。

張凡小妙手輕輕按住。

細細體脈,閉目凝神。

她感到手腕上熱熱的麻麻的。

熱麻的感覺慢慢向上發展,漸漸地到了肩頭,整條胳膊都進入休眠狀態……

「嗯……」一聲嬌哼,五神六魄彷彿離體,不由得抖了一下。

「你最近是否感覺到皮膚上有紅色的紋路出現?」

她警惕起來:這小子,是不是要對我……

我暫時不跟他說實話,看他怎麼診斷?

搖了搖頭:「沒有反常。」

張凡眉頭一擰,鬆開手。

他兩眼直視著她的瞳孔,利箭穿透一般地直刺她的內心,「跟醫生,最好說實話!」

「哼,你難道在譴責我撒謊?」她假裝慍怒地道。對眼前這個小青年,她無法不施展副市長的威風,自尊心讓她不得不時刻在雙方的心理對峙中保持上風。

。 「宇恆妥妥的體系球員,若是沒有赫塔菲的攻防體系作支撐,他什麼也不是。」

「我贊同樓上的想法!」

「樓上說的對,宇恆精通所有位置那都是炒作,貌似重要的比賽中,他都沒有擔任過門將。」

「什麼球員都想稱王?在我的觀念中,世界球王只有C羅和梅西!」

「宇恆?也就是打打歐聯杯的水準,他要是有本事去打歐冠呀!」

「滾出歐洲足壇!」

「我們不歡迎你!」

…………

儘管宇恆前30分鐘表現完美,但網路上的黑粉依然將他批的體無完膚。

什麼叫鍵盤俠?

不顧事實,妄自評議,眼下的黑粉就是妥妥的典型。

宇恆在球場上當然收不到消息,但他的粉絲一個個都坐不住了,尤其是幾個主要的後援群,此刻已經炸開了鍋。

「丫的,敢污衊宇恆,看老娘不把他們的嘴撕爛!」

「赫塔菲原來什麼水準心裡沒數嗎?就問問這世上還有誰能夠將這樣的球隊撐起?」

「還提打亞冠的事情,要不是西乙聯賽沒有資格,還有西甲球隊什麼事?」

「C羅和宇恆關係不錯,挑撥離間可就沒意思了。」

…………

眼見網路上雙方就要掐起架來,突然有人在論壇上大呼到。

「你們別吵了,快看電視上的回放!」

「你們不看一定會後悔!」

有些黑粉還不信邪,順著幾條言論,他們嘲笑道。

「有什麼好看?就算宇恆進球了也代表不了什麼,畢竟誰都有好運的時候。」

火藥桶已經被點燃,宇恆的粉絲們哪裡還坐得住,只見他們組織人馬立刻發動反擊。

「你們進球就是依靠實力,到了宇恆這裡就成了運氣好,這不是雙標是什麼?」

「運氣?那你也上去運氣一個,不說多的,一個賽季能打進兩粒進球,我就算你贏。」

「別沉默呀,不是很有理嗎?我警告你們這些黑粉,我們國家的球員再差也輪不到你們批評。」

…………

就在雙方矛盾進一步演化時,之前去看回放的球迷趕了回來,與這些球迷一同出現在論壇上的還有一段視頻。

幾分鐘后

「我去!這是宇恆的手筆?」

「剛才是誰說宇恆頂多創造一粒進球的?」

「這球完全可以拿下本年度普斯卡什大獎呀,宇恆銜接的也太完美了吧!」

「要不是上面還有直播的標誌,我還以為這是一段遊戲視頻,這樣的射門我們想都不敢想。」

「別說我們了,職業球員在比賽中能做出來的也寥寥無幾。」

…………

本來還有一些黑粉不屑一顧,但看到評論區一致的風向,他們也忍不住偷偷點開了視頻。

后場截斷一條龍,單挑七人各不同,禁區戲耍側鉤挑,無解十字定乾坤!

有誰?

沒有誰!

某專職水軍工作室

「兄弟們,千萬別鬆懈,僱主給了這麼高的價錢,一定要讓宇恆付出點代價。」

认清 「老闆,我編不下去了!」

「黑也要有黑的道理,這樣的進球再污衊恐怕會惹眾怒。」

「有些黑轉粉了,老闆我們收手吧!」

水軍工作室的員工只是發表一下看法,他們並不指望老闆能夠同情,然而下一刻他們卻傻眼了,只聽老闆嘆氣道。

「剛才那視頻我也偷看了,得嘞,別藏藏掖掖了,咱們工作室乾脆改名宇恆粉絲工作室吧!」

類似的一幕在國內外各大水軍工作室紛紛出現,誰也沒有料到事情的發展會如此戲劇化,但不管怎麼說宇恆是最後的贏家,能讓黑粉黑不動的球員,宇恆恐怕是古往今來第一個。。 如果不是他在場。

如果不是所談事情涉及到玉小剛這個傢伙。

在話語出口的瞬間他必然血濺當場。

大地兽皇 不過弗蘭德說的也確實在理。

先前自己為了跟雪夜大帝搶人,當時表現出的所作所為確實有些超綱。

根本不像是一般天才所能擁有的權利,稍微了解些內情的他倒也不難猜出來。

兩股森然的殺機散去。

弗蘭德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趕忙鞠躬道謝。

夏天靈擺了擺手表示不在意。

「既然弗蘭德你已經猜出了我的身份,那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你與玉小剛的恩恩怨怨我都了解,甚至你跟柳二龍那點事我也了解的七七八八,別忘了,我的老師可就是當今的武魂殿教皇。你今天來找我的原因,應該也是如此吧?」

「你和柳二龍終於發現了玉小剛是個大騙子的事實,於是你憎恨他把你當小丑,柳二龍由愛生恨,我說的對不對?」

弗蘭德心中大駭。

武魂殿的情報能力竟然已經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這才剛剛發生幾天的事情,武魂殿竟然就知道了?

更何況他跟柳二龍每次談話的時候,選擇的地點可都是極其私密的。

還沒等弗蘭德說話,一道俊美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了夏天靈的左側。

雌雄莫辨的聲音響起。

「弗蘭德啊弗蘭德,你一個小小的魂聖竟然妄想把我們武魂殿的聖子殿下當槍使,你真是好大的狗膽啊。」

弗蘭德低著頭,剛剛拭去的冷汗再一次狂冒。

現在他什麼額外的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沒了。

眼前之人他認識,正是當今教皇比比東左右手之一的菊月關,九十五級以上的超級斗羅。

想到自己剛剛乾下的蠢事,他就暗罵自己腦子不清醒。

被愛情沖昏了頭腦.JPG

大概還有仇恨。

自己怎麼敢想著利用武魂殿聖子幫自己報仇的啊?

「不過呢,這事倒是也不是不能談。」

見時機差不多,夏天靈開口道。

「就看你和柳二龍能不能接受我的條件了。」

「什麼條件,您請說。」

弗蘭德驚喜的抬頭。

本來以為這事就算黃了,也許自己今天人都要留在這,沒想到如今峰迴路轉。

「條件很簡單。」

夏天靈微微一笑。

「以後你和柳二龍跟著我混,藍霸學院接受武魂殿的整編,從此改名為武魂學院,畢業生必須集體進入武魂殿工作。作為報酬,我幫你們倆報一箭之仇,讓玉小剛在大庭廣眾之下身敗名裂。」

「這……」

弗蘭德一時語塞。

他原本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可誰知這位武魂殿的聖子竟是提出了如此條件。

藍霸學院接受武魂殿的整編,他和柳二龍加入武魂殿工作。

713940cookie-check管卿蓓臉色又是一變,身體不由自主地扭了一下,彷彿玉體被人從後面打了一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gistration option not enabled in your general settings.